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符文猎手第五十六章战火初燃

发布时间:2020-01-29 13:51:31

符文猎手 第五十六章 战火初燃

只要抬起头看看天空中飞舞的虫群,就没人敢小看地行者军团的规模与实力。按照古代文献上的记载,地行者内部的族群战争永无休止,每一支成建制的军团都是百战余生的精锐。远非人类地方军队所能匹敌。这些狡猾的虫子一贯做法是先试探出敌方的弱点,再对己方虫群进行相应的强化,聚集优势兵力一蹴而就。

飞蠊仅仅是地行军团中比较广为人知的侦察单位之一,当它们发现体内酸液所产生的腐蚀,对人类依仗的钢铁与岩石造成不了太多伤害时,立刻就改变了目标,开始袭击木质结构的房屋。燃烧狼烟可以驱赶飞蠊,却无法面面俱到地保护整座城市。黑暗中隐约能听到城里各个角落传来房屋垮塌的声音,这一晚造成的损失恐怕十年也未必能补救回来。

埃尔对城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,他正跟随着科森队长的五十七支队,小心翼翼地穿过战场边缘。

古代名将萨拉瓦尔曾说过:“战斗如舞蹈,不要跟随对手的节奏。”

在确认地行者已经打开运兵通道“虫腔”之后,安托尼奥当机立断地下达了最高警报进行战争动员。同时命令狮鬃骑士团与城防军团驰援前线哨所,趁着敌人尚未完全展开兵力的间隙,将战线推到城外,直逼红石岭脚下。

虽然根据文献记载,地行者天生不适应地面环境,不可能久居于地面。但现在谁也猜不到这些虫子的真实意图,最好的方法还是防患于未然。

战场上的硝烟尚未散尽,随处可以见到人类战士与巨型异虫的尸体,鲜红与碧绿色的血液将土地浸透,散发出腐烂的恶臭。这种异虫生有四肢,外形酷似野狼,如同鲨鱼般满口利齿,锋利如刀,士兵身上的制式铁甲在它们嘴下像纸糊一般脆弱。

当城里的平民还茫然无措的时候,这里已经爆发了一场惨烈的恶战。短短两个小时的遭遇战中,至少两个中队近五百人的城防军光荣战死。在异虫的爪牙下,战场上甚至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首。在战士们的拼死反击中地行者也同样伤亡惨重,留下了三倍于人类伤亡数字的尸体仓皇逃窜。

对于那些战死的士兵来说,这样荣耀的战绩足以令他们含笑九泉。只有埃尔在心中感到无限悲哀,在他眼中这样的交换毫无意义,因为这种异虫和飞蠊一样都是地行者部队的侦查单位,属于催生的消耗品。

“飞蠊是通用的侦查单位,地行者军团作战时会根据不同的敌人选择各种搭配方案。比如辅助进攻的迅猛狼和剑蛛,辅助防守的刺蝎和行军蚁……这些都是可以无限量催生的消耗品。”临行前罗拉娜嘱咐的话犹在耳边。

“全都是消耗品,这仗还怎么打?”埃尔撇撇嘴嘀咕道。“谁知道真正的地行者部队是什么样子?”

“一般来说还是魔法杀伤最有效,你也可以尝试着击杀它们的统领。”大小姐神秘地一笑,“至于真正的地行者,当你见到它们的时候一眼就认得出来。”

确实是一眼就认得出来啊,埃尔摇摇头叹了口气。在战场的正中央区域,一头足有二层楼大小的巨型蜘蛛尸体赫然在目。从现场可以看出,至少十二名狮鬃骑士集结在一起向这头怪兽发起了冲锋,但最终只有三条长枪****了它的身体。剩下的人有一半都挂在那八条生有半米长倒刺的节肢上,另一半则消失在怪物的嘴里。

当然人类也并非全无反抗之力,在这只超大型蜘蛛倒下后,溃退的迅猛狼群被骑士团追杀到森林边境,一路上留下几百头被铁蹄践踏成肉泥的尸体。

埃尔眼中幽蓝色光芒闪烁,白天发生的战况在他眼中不断重现。在其他士兵还被尸山血海的惨烈景象所震慑的时候,他已经从现场留下的各种线索中隐约判断出战局的走向。

虽然表面上战况惨烈,但埃尔的直觉告诉自己,人类与地行者双方似乎还处于互相试探的阶段。到现在为止,地行者的军团只显露出冰山一角,而伊斯塔伦作为曾经的边疆要塞也不容小觑。

“注意警戒!”科森队长低声喝令道,他拔出长剑一马当先,踏进森林之中。

夜晚的森林笼罩在阴影之下,到处都充满了致命的危险。埃尔竖起耳朵仔细聆听,四周安静的可怕,只有林间呼啸的冷风和士兵们沉重的脚步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听声辨位是猎人赖以谋生的技巧,每一个有经验的猎人都明白,当你在森林中听不到声音的时候,才是最危险的时刻。因为寂静无声往往往往意味着你已经被潜伏的捕食者确认为目标。

左前方的远处突然一亮,那里有人向天空中释放了一支火箭,橘黄色的焰火在漆黑的夜空中炸开,分外显眼。

“我们的侧翼是三十四支队,黄色警报代表遇袭,小股敌人。”科森队长收回目光,脸色有些凝重:“看来对方也布置了斥候部队,大家都小心一点,我们继续前进。”

“连斥候部队都出现了,对方果然不是普通的魔兽吧?”副队长罗姆尼忍不住小声嘀咕道。

这个时代的平民几乎没有受教育的机会,更不要说对人类世界之外的异族有多少了解。到目前为止,大部分的士兵都还不清楚敌人的真实面目,只是习惯性地将这些虫子当作森林深处的魔兽。

云麓山脉深处的黑森林实际上还处于无人踏足的蛮荒状态,每逢魔力潮汐都会产生大量魔兽进犯人类王国边境。对于伊斯塔伦来说,这一时节往往意味着充分的实战锻炼与丰硕的战利品收获。也正因为如此,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强敌时,军队的士气并未遭到打击,还可以打出一个防守反击战来。

但当他们意识到对方并非无理智的魔兽,也同样拥有战术策略的时候,心里就不免有些沉闷的压抑。

“说起来我们也不是真正的斥候吧?”看到科森队长没有理会自己,罗姆尼摸了摸鼻子,把声音放大了一些:“那些职业的,我是说山民猎手都跑哪里去了?队长,但这种活儿不是他们的专业么?”

“猎手大队进山探查黑森林还没回来,估计是赶不上这场仗了。”科森队长摇摇头闷声说道,他瞟了埃尔一眼:“少给我抱怨,至少我还逮到了这小子,其他支队可没这么好的运气。”

“抱歉,您恐怕要失望了,我不是本地人。”埃尔没好气地说,他终于知道这个大胡子看上了自己哪一点。进城这几日里虽然东奔西走鸟枪换炮,可他这一身行头仍是猎人的打扮。

“我也没指望你引路。”科森队长骂了一句含糊不清的粗话:“把眼睛放亮点,发现有任何不对劲的情况立刻向我报告。”

“报告?”

“对,如果有埋伏……见鬼!”

埃尔说出报告两个字的时候,双手已经反向背后,摘下猎弓向前方的树林中一箭射出。所有人只看到他动作一晃,然后远处便传来扑通一声,似乎有重物坠地。

“准备战斗!”科森队长举起双手大剑一声怒吼,士兵们训练有素地展开战斗队形,向两翼散开。

伴随着低沉的嘶吼声,一双双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相继浮现。那些怪物就潜伏在距离部队不到一百米远的地方,假如刚才继续行进,必然会陷入包围圈中,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忍不住一阵后怕。

对面的怪物也在迟疑,猎物的狡猾超出了他们的预料,下一步如何行动还要等待首领的命令。

“它们为什么不冲过来?”已经摆好防御姿势的罗姆尼惊奇地问。

“我倒宁愿它们冲上来。”埃尔干笑着说道,

这些怪物有组织会打埋伏,和人类的军队几乎没有差别,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到它们有多么可怕。

隐约听到头上的树枝摇动,埃尔猛抬起头,大喊道:“小心头上!”

【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百度搜索:)(去读读om)(江苏)

171医院预约挂号
本溪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
安阳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
菏泽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
沧州儿童癫痫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