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绝世剑魔 第二百九十九章 滔天九律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01:49

绝世剑魔 第二百九十九章 滔天九律

树林之中的女子,狂言一句,声震十里。

那老者闻言,巍然不动,而江余也是笑吟吟的站着。对江余而言,他还不信,那女子能一招就将他放倒,他倒是想看看,这女子究竟有何等本事。

“藏头缩尾,算什么本事,有本事出来见面。”魅儿高声说道。

听到魅儿的声音,那女子立即回声道:“原来是个女子,怪不得气息与另外二人不同。”

江余听了这话,却将魅儿给拉了回来,示意她不必说话。因为眼前的矛盾,并非是他们和那女子的。

魅儿安静下来以后,就见那老者,捻了捻胡须,十分认真的说道:“素娥,你我之间的恩怨,怎样才算是个了结?”

“了结?杀了你,或者杀了我,就算了结。”那女子的声音在竹林之中回荡。

听到这话,那老者摇摇头,道:“老夫现在还不能死。等老夫的事了了,我便把命送给你,了断这段恩怨,也就是了。”

“说的好像你今天能安全离开是的。”那女子声音之中,已杀气十足,一声怒,手拨琴弦,琴音铮铮,就算是江余这个外行,也都听出来了,那女子的招式,已经蓄势待发,随时随地,都会展开攻击。他一把将魅儿拉过来,低声道:“退到我身后。”说话间,便将魅儿推到了自己身后。而就在魅儿刚刚躲在江余身后的瞬间,铮铮琴音,爆发而出!似剑流、似疾风,霎时间,整个竹林之中的落叶,都被卷起来了一样,无数飞快的灵气,化为利剑一般,席卷而来。

面对如此强劲的灵气,江余大惊,因为他看的出来,这琴音之中,蕴含剑意。便是说,对方不仅是个高明的琴师,更是一个绝佳的剑客,那飞射而来的灵气,如同剑气一般,先后有序,各攻要害,若是寻常人,面对这样的攻击,恐怕早已败下阵来。江余可是非常之人。就见江余沧溟剑出鞘,以极快的速度,挥舞击打那些攻击而来的灵气,江余快剑如岚,挥舞的十分畅快,击打这些灵气,便如同和一个高手比剑一样痛快,招招式式,惊魂夺魄,一个闪失,便是丧命。背后远处的那些山石,中了一道灵气,便被震的尘埃满天,便是最好的写照。

江余快剑挥舞,击打灵气,而那老者,却巍然不动。护体罡气一起,那灵气全数无用,强大的护体罡气,无视那些灵气的侵袭,而老者的修为,已经可见一斑。江余当然也有信心开赤焰霞衣,抵挡下这些攻击,但他觉得,错过与高手对拆,是一种遗憾。

那老者开了护体罡气的同时,微微侧目,看向舞剑的江余,他不由得也是眉头一皱。心说这少年人是哪里来的,竟有如此厉害的剑技造诣,当真令人匪夷所思。

那竹林之中女子,眼见一曲不能击破二人,手上的力道,便又加重了几重,魔音阵阵,整个竹林都随着魔音的颤动,而发出奇怪的共鸣声,天上飞的鸟雀纷纷掉落,而草丛之中的青蛙蟋蟀等等,也都个个没命,当真肃杀的很。那老者见女子用出这般手段来,不由得皱眉。就在他准备出手化解的时候,一声巨大的铃声响起,而那琴音,也随着铃声的响起,而戛然而止!

江余使用了天字下品的法宝,镇魂铃!

如果单纯是灵气来攻,多少打过来,江余都完全不怕,而唯独这魔音袭击,江余是承受不住了。承受魔音,需要承受着有极高的修为造诣才可以。江余不想把枯残七绝用在这种地方,而且他清楚,现在还好,如果那弹奏的女子,再多用点功夫的话,恐怕魅儿也会承受不住了。故而他当机立断,立即使用了震魂铃。

震魂铃之下,万物俱籁,周遭一下就静了下来。镇魂铃有一个特点,那边是运功使用的灵气越多,在震魂铃之下,受到的创伤就越大。便是那被称作琴魔的老者魏无寂,也觉得眼前一阵昏黑,他手捂前胸,沉吟了片刻,而后睁开眼睛。转目看了看江余,没说什么,却转过身,对树林之中人说道:“素娥,我昔年和你说过,滔天九律,乃是邪道,不允你学,害人害己,你为何……”

老者的话刚说完,就听一声断喝怒吼:“你住口……”那声音高的惊人,而后便听得那女子似是吐血了一般,而后便是沉重的呼吸声,显然她伤的不轻。毕竟琴技乃是武技之中很特殊的一种,同品级的招式,消耗的灵气是其他武技的数倍,甚至是数十倍。别的人被镇魂铃震一下,估计也就是片刻失神,而她催动了大量的灵气使用琴技,震魂铃之下,可以说,是差点丢了命的。

就听那女子喘了半天,最终才道:“……我才不要听你的,我当初就是听了你的话,才有今天这番下场。”说话之间,似是又呕出了一口血。可她偏要继续说下去:“你请来的帮手够厉害,我今天杀不了你,死便死了。”

那老者闻听这话,叹息一声,而后道:“你这又何必,你明知不是我的对手,何必还要苦苦纠缠。”老者说完这番话,无奈的摇了摇头,竟然转身就走了。

江余和魅儿都看的真切,在江余的眼中,第一衡量的是老者和那竹林之中的女子孰强孰弱的问题,就他的推断,那老者比那女子要厉害不止一个档次,因为老者方才抵御琴音,所用护体罡气,实际使用的灵气,应该不比那个女子少。而那女子吐了血,老者却什么事都没有,差距不言自明。

“哥哥,你闻到了么?”魅儿忽然对江余说着奇怪的话,江余侧目,不解其意,魅儿一笑,道:“我是说,哥哥你闻到了这其中特殊的味道了么?”

“什么味道?”江余一怔,不解其意,心说这里除了草木的味道,还有一些鲜血的味道,什么都没。

魅儿见此,叹息一声,道:“哥哥,我若出去说,你是有一大堆老婆,别人必不肯信

,竟如此不解风情。”说完这话,她两个拇指对了对,道:“他们明显是有关系的啊……”说完这话,魅儿还远远的看了看那老者离开的方向,道:“那老头也是的,怎么就这么走了,也不说进去看看那伤势,关心一下,不就什么事都没了,真是……”

“也许和你想的不一样呢!”江余摇摇头说道。其实江余心中也是很是遗憾的,他带着魅儿来这里,主要就是想看看琴师之间的对决,可是事与愿违,两者修为差距太大,根本就没斗的可能。听了江余的话以后,魅儿自然是死活不信。而江余闻言,则笑而不语。大踏步走进竹林之中,魅儿见他竟然敢进竹林,十分讶异。她紧随其后。

不进竹林还不知道,进了竹林之中,方才发现这竹林太大了,其中岔道无数,排布的就跟一个天然的阵势一样。江余带着魅儿,在竹林之中穿行,一点冤枉路都不走,直奔竹林的中心地带。

魅儿看着江余走的这般熟稔,心头也是纳闷不已。心说哥哥是半个路痴,寻常的路还好,稍微复杂些,可能就记不太清楚了。而这里,明显哥哥是第一次来,怎么熟悉的和自己家一样,魅儿百思不得其解。

江余所以能够如此熟悉的走进来,是因为刚才那女子弹琴,给他引了路,并非是江余多么的懂乐理,而单纯是江余懂得剑技,他其实早就清楚,琴音传出来的地方在很远的地方,而那些如同剑招一样的灵气,在竹林之中,必是千回百转,有一定的规律的。所以他仅凭自己用剑的经验,就能在这竹林之中,如鱼得水,以十分迅速的姿态,走进竹林的最深处。

就见竹林深处,没有草木深深的感觉,反而如世外桃源一般,清新雅致。小桥流水,水车木栅,怎么看,都像是世外之人,悠闲隐居的好地方。就在那小桥之上,坐着一个白衣女子,穿着白色的霓裳,霓裳已经被血然的有些红印。此时那女子盘膝打坐,正在疗伤。

江余其实进来,就是想看看女子死了没有,对他而言,这个女子和他无仇怨,使用镇魂铃也是逼不得已。自己也没心思杀他,而听她与老者的对话,此人多半也是苦命之人。而江余打量那女子的时候,也是吃了一惊,因为他竟然发现,那女子竟是没有手的,双手自手腕处断绝,而更奇的是,她双目似乎也是看不见人的。

“这……”江余看了,心中啧啧称奇,心说想不到还是一个奇人。

魅儿也看到了这一点,也吃了一惊。江余却示意她不要出声,拉着她便打算离去。江余清楚,即便他有兴趣结交奇人,恐怕以这女子的性格,也是绝对不会理睬自己的,见她没死,便先走为上。

那女子早就发现了江余二人,江余二人在魏无寂走了以后,并没有跟着走,他就有些奇怪。而江余二人进了竹林后,没有凌空飞渡,而是走着进来,她更是不解,心说莫非这两个人,也是精通琴律的人,而他们二人进来又有何种目的,她想不通,但她也懒得去想了。便对江余二人道:“你们两个,意欲何为!”

吉安治疗妇科费用
四平性病医院费用
漳州治疗早泄方法
吉安治疗妇科医院
四平性病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